印度能源战略——全球买家

2019-05-06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数据显示,2018年印度GDP增速达到7.3%,在当前全球经济低迷的背景下尤为显眼。快速发展背后是能源需求的高速增长和油气对外依存度的持续升高。莫迪政府提出“全球领导大国”的战略目标,在能源领域力图搭建一个全球规模的能源网络,在未来“能源供应西移、能源需求东倾”的世界能源格局重塑中,通过“买方市场”地位的实现,助力印度从“地缘政治制衡力量”向“具有影响力的世界大国”转变。

近年来,西方不断鼓吹“龙象之争”,对印度和中国在发展动力、路径和模式等方面的对比似乎从未停止。可以说,厘清印度能源战略、正确认识其“全球能源买家”定位,找到中印能源领域的战略契合点,对推动中印合作共赢、实现亚太地区稳定有重要意义。


保障能源供应安全是主线

进入21世纪后,印度经济高速增长,能源短缺问题成为重要制约并持续存在。以2017年为例,世界银行报告显示,电力短缺给印度经济带来的损失接近其GDP的7%。多年来,印度的决策者制定了一系列能源政策,以解决能源短缺问题。印度前总统卡拉姆提出,印度到2020年全面实现“能源安全”,到2030年彻底实现“能源独立”。

第一,建立石油战略储备。2004年印度内阁就做出决定,建立国家石油战略储备机制,以防止因国际局势动荡而导致供给中断,其最终目标是保证在无进口的情况下满足印度90天使用的战略石油储备。除国家储备外,印度政府还鼓励有能力的能源企业储备石油。

第二,尤为注重新能源发展。提出新能源装机由目前的6000万千瓦提升至2022年的2亿千瓦这一宏大目标,并从加强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完善新能源补贴政策和激励制度、设立专门的新能源管理部门、加大新能源科技投入、开展新能源国际合作等方面予以大力支持。

第三,大力提倡节能增效。印度政府自上而下积极推动全民节能,并采取了包括提高燃煤发电厂能效、推进公共交通建设在内的一系列手段。尤其是于2005年通过了《能源节约法》,以法律手段强制社会进行节能,并在电力部专门设置了能源效率局。

第四,政府减少行政干预。强调利用法律、金融、市场等宏观调控手段促进能源,特别是油气的生产、管理与消费。着重采用监管与服务相结合的形式,颁布更宽松的许可证制度,鼓励更多的外资和私营企业参与勘探、开发印度本土油气资源。

最后,通过政府搭台、重组扩容等方式提升国有大型油气公司的国际竞争力,鼓励其参与国际能源投资与开发,并着力构建周边地区的油气供应网络,积极探讨建立亚洲国家能源对话与合作机制。


全面推进多元化能源外交战略

印度持续推进“控制印度洋、携手近邻、稳住中东、北望中亚俄罗斯、大力发展非洲拉美”的多元化能源外交战略。

被誉为“印度海权之父”的潘尼迦早在1965年就提出,印度洋是印度的生命线。印度历届决策者都将控制印度洋作为其实现大国战略的重要途径。印度洋战略强调通过海军控制或影响印度洋西边的苏伊士运河、霍尔木兹海峡,以及西边的马六甲海峡、巴士海峡等重要的海上贸易运输通道,这也是国际能源的海上生命线。同时,数据显示,印度洋海域是世界最丰富的海洋石油产区之一,达到全球海上石油总产量的1/3。可以说,印度的海洋战略是其能源外交的重要考量。

东南亚是印度“东向能源外交”的优先方向,以越南和缅甸为重点,越南已先后向印度提供了9个南海石油勘探区,缅甸也已成为印度东线最主要的天然气供应国。而在“西向能源外交”方面,印度始终将中东地区视为能源外交的重点方向,主要通过首脑外交的方式与伊朗、沙特等国签署能源合作框架协议。同时,西非、北非地区也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印度以“援助换石油”模式开展对非洲国家的能源外交。

俄罗斯、中亚和高加索地区丰富的油气资源是印度“北向能源外交”的主要驱动力,参与油气资源的勘探开发和推进油气管道建设是印度开展这一方向能源外交的重点。一是参与相关国家的油气勘探开发,二是推进北线能源战略通道建设。

同时,印度积极进入美洲能源市场。2005年,印度与美国启动了双边能源对话,加大双边能源贸易和投资。2007年,时任巴西总统卢拉访印期间,印度天然气公司与巴西国家石油公司签订合作勘探协议。此外,印度还借助金砖国家峰会、G20峰会、亚洲天然气伙伴峰会等一系列机制和平台,开展了一系列的能源外交。


“全球买家”定位的研判和思考

相比印度经济增速,其能源安全保障能力、基础设施建设和环境污染控制等方面的短板十分明显,而这些也正是全球能源市场的重要增长极之一。“全球买家”需要的不仅是能源资源,还包括能源战略推进能力、能源产业技术和产能以及环境污染控制能力等方面。

第一,跨境油气管线建设执行阻力大。印度政府积极推动“丁”字形国际油气运输走廊的规划建设,其西线是著名的伊朗—巴基斯坦—印度(IPI)油气管道计划,该计划自20世纪80年代提出至今仍停留于纸面。这一方面是因为美国不断给印度施压以实现孤立、制裁伊朗的目标;另一方面,印度担心印巴关系恶化时,巴方会借此管道掐断对印度的能源供给或借机要挟。

“丁”字走廊的北线是面向中亚的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TAPI)油气管道计划。中亚是印度替代中东能源供应的首选地区,同时也符合美国“阻挠中俄在中亚经营”的能源利益,但是由于受阿富汗国内局势动荡的影响,北线计划始终被搁置。

“丁”字走廊的东线是面向东南亚的缅甸—孟加拉—印度(MBI)油气管道计划。虽然缅、孟、印三国能源部长早于2005年1月就达成了修建跨国管道的共识,但由于孟加拉国要价过高的因素导致正式协议迟迟未能签署。不难看出,印度跨境油气管线的战略推进能力亟待增强,也为国际能源合作提供了足够的空间。

第二,煤炭在未来一段时期内仍是印度的主体能源,但其“量足质低”的现象十分突出。IEA数据显示,未来5年,全球煤炭消费年均增速在0.2%左右,而印度高达3.9%,主要源于发电和钢铁行业用煤。虽然印度煤炭资源占全球总探明储量的9.4%,但品质不佳。动力煤普遍存在灰分高、热值低的特点,有数据表明,印度高位发热量低于5100卡的煤炭产量高达74%以上。

近年来,印度煤炭进口量不断攀升。澳大利亚矿业协会数据显示,印度2017年动力煤进口量达1.37亿吨,预计在2018年增加至1.45亿吨,未来几年都将保持上升趋势。另一方面,印度炼焦煤储量低、品质差,未来大量基础设施建设需求也将导致印度焦煤进口规模持续增加。

第三,在当前的技术条件下,以工业化带动国家经济的高速发展,一般都面临着能源消费激增带来的环境污染难题。法新社统计的全球污染最严重的15座城市中,印度竟包揽了14座,新德里已成为全球环境最差的首都。莫迪提出“印度制造”战略,力争2022年实现制造业占GDP比重25%的目标,环境污染问题亟待解决。

不过,印度的地理条件赋予其发展风光等非化石能源的优势。随着全球光伏制造成本和价格的快速下降,印度光伏发电成本已经大面积低于传统能源。未来两大瓶颈摆在眼前,一是以印度当前的能源基础设施发展情况,能否支撑新能源短时期内的爆发式增长;二是新能源产能不足,太阳能发电300万千瓦的年制造能力和年均超过2000万千瓦的装机增长需求相差甚远。

第四,印度社会发展的不平衡居全球首位,能源领域同样突出。根据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报告,全球10.6亿左右的无电人口中,印度就有2.7亿。研究数据显示印度在输配电环节的损耗率高达22.7%,是世界上输配电损耗最高的国家之一,境内几乎所有州邦的输配电损耗率都超过15%,严重的甚至超过50%。相比印度经济体量,其电网运行水平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中印能源合作展望

印度是南亚最具影响力的大国,稳定的中印关系是未来亚太地区保持良好发展态势的关键。未来一段时期是中印加强战略合作、共同应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机遇期。中印能源合作是润滑剂,也是我国引领世界能源命运共同体构建的重要契机。

具体来看,我国能源企业要以战略性眼光布局印度能源市场。莫迪政府于2017年启动了印度史上最强税改政策,着力打破各邦之间的关税障碍,降低行政摩擦成本和寻租空间,大幅提升了印度市场对国际资本的吸引力。2018年,印度境内的国外直接投资总额约378亿美元,达到历史最高水平,股市也领涨全球。

未来,随着印度工业化进程的加快,能源需求和生态环境的矛盾会日益明显。而我国在实现能源环境协调发展,打造现代能源经济体系方面已具备产业基础。在煤炭清洁利用、新能源全产业链制造、煤化工技术、能源基础设施建设、智能电网技术等方面,印度具有十分广阔的市场,我国能源企业有必要提前谋划,在海外投资“本地化”方面深耕细作,保证资产效率和安全。

同时,油气资源对保障中印两国的能源安全不可或缺,未来应更加重视我国“一带一路”倡议和印度能源外交的战略对接。我国应择机利用在巴基斯坦、中亚等地区的影响力,参与印度相关油气管线建设。同时,以互惠互利为出发点,利用印度在南亚地区的地位积极推动我国西向和西南向的能源合作。